深圳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压实机械

谁是偷吃农机补贴的馋猫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7日    点击:[0]人次

谁是偷吃农机补贴的“馋猫”?

谁是偷吃农机补贴的“馋猫”?2012-04-01   2011年2月,明光市检察院接滁州市检察院转来的举报称,明光市农机局农管股桑股长等人,钻国家农机补贴空子,大肆套取补贴资金。这封关于农机系统相关人员受贿的举报信引起了检察长周寿忠的高度重视。于是,检察长立即批示将线索交由反贪局查处。反贪局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了认真研究,随即与全局反贪干警一起参照外地农机系统在补贴指标多的情况下,采取签假协议而不实际销售农机具套取补贴资金的案例,从相关案例中搜集作案手段和调查取证方式。同时组织部分干警先行就本市农机补贴资金情况、补贴程序、农管股等职责及作用进行外围了解和摸排。经短时间外围秘密调查后认为,根据本地区农机补贴资金少的实际情况,要有新的办案思路,重点从农机管理部门与经销商勾结以多销售特定品牌农机方面着手查案,成案的可能性较大。确定这一点后,办案干警果断决定进行初查。

办案人员根据手里已经掌握的举报信中所提及的信息和经过调查走访摸排各家农机经销商后,一致认为经销商陆某等人销售补贴的农机具居多,更为重要的是,他与农机管理部门相关人员关系密切,来往频繁。于是果断传唤了经销商陆某,一场有准备有谋略的战役正式拉开了序幕。

办案人员针对陆某的性格特点精心安排,制订出一整套的询问提纲。此时,听到风声的陆某故意躲避不见,办案人员找到陆某的亲属做思想工作,陆某终于在亲属的劝说下来到了办案点。但他就是不愿如实说明情况。经过办案人员耐心细致地说服教育和不间断的法律政策攻心,陆某交代了向市农机局农管股长桑发家行贿6.4元的事实。缺口打开后,办案人员继续加大攻势,随后陆某又交代了给其他乡镇农机监理站站长好处费的情况。办案人员详细询问了行贿时间、地点和方式,并迅速形成材料。至此,这个案子经过缜密初查、秘密走访终于显露出了冰山一角。

浮出水面的桑发家被带至办案点。面对办案人员,他矢口否认自己与经销商存在不正当的经济往来,并且在办案点发誓赌咒:我如果有经济问题,出门就被车撞死!信誓旦旦中,面部表情激动而作委屈状。桑发家见办案人员不为所动,便话锋一转,大讲特讲自己多年来为农机事业做出的贡献,自己的辛苦……久经锻炼的办案人员并没有被其高超的演技所迷惑,耐心地听他诉说自己的丰功伟绩,谨慎地思索对策,与其展开心理的博弈。桑发家说完之后,办案人员以现实中的职务犯罪案件为例,阐明主动交待问题、积极配合调查就会得到宽大处理的一贯政策。随着心灵的触动,桑发家开始交待了收受礼品、接受宴请的问题。办案人员看出其避重就轻的心理表现,但没有在这些问题上和其过多纠缠,而是继续通过政策攻心,运用先前调查所掌握的材料,不失时机地向其提及相关证据,出其不意地指出其话语中的失误点。当时,桑发家就冷汗直流,频繁喝水,心理开始崩溃了。为求得一个主动的好态度,桑发家终于选择了坦白从宽的路,交待了收受经销商贿赂17.4万元的详细犯罪事实,显现了一只馋嘴猫的本相。据其交待和检举,又有一些经销商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捕猫行动仍在继续。 走访拓展思维,揭开窝案串案

从桑发家受贿事实来看,农机市场普遍存在这样一个潜规则:由农机工作人员带农民购置补贴农机具,经销商按销售数量拨给农机工作人员提成,行话称之为农机推广费。以此好听的名词,诱引、麻痹农机管理干部工作人员,大胆收受其给的好处费,拉你下水。干警们在确定农机工作人员与经销商可能存在行贿受贿的基础上,走访了明光市的农机销售市场。经调查发现,全市共有8家农机经销商,代理销售不同的品牌,每家经销商销售量也各有不同。办案人员扩大征询对象,先后将陈某、胡某等农机经销商带至办案点谈话,让其交待向桑发家行贿的事实,讲清与各农机监理站站长不正当经济往来问题。一开始,陈某、胡某还心存顾虑,他们认为自己从事农机销售,如果得罪了农机工作人员,生意就不好做了。办案人员因势劝导:做农机销售生意是不需要仰仗农机工作人员的。现在的农机补贴政策对老百姓有好处,老百姓也愿意购买。按你们行业的所谓潜规则去做,农机购置户还有益处吗?惠农政策还能执行好吗?光明正大地开门做生意才是你们的本分。很快,陈某、胡某就交待了向桑及一些乡镇农机监理站站长送钱的事实。胡某感叹:我们经销商也想正正当当地做生意,这回农机系统被你们检察机关一查,农机销售市场秩序风气变正,我们不需要送钱应酬农机工作人员,老百姓可以放心地拿到国家补贴了,我们也可以多赚点钱。

通过陈某、胡某的交待,办案人员掌握了相关乡镇农机监理站负责人乘机捞取经销商好处费的线索。之后,办案人员相继传唤了乡镇农机监理站站长王某某、陈某某、窦某、朱某某、冯某某等人。其中陈某某、窦某涉嫌共同受贿。办案人员与两人分别谈话,适时出具相关证据,很快便交待各自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经销商贿赂并平均分赃的犯罪事实。办案表明,乡镇农机站站长大部分涉案金额不大,但办案难度不小,基层站、所的受贿行为都有一种漂亮的外衣,即咨询费、辛苦费、推广费,让人认为这类的钱收得有理。冯某某到案后,对自己收受经销商的好处费供认不讳,但极力狡辩其行为并非受贿。冯某某说:我又没有强制农民购买经销商代理的农机产品,经销商送给我的钱是我辛苦所得的推广费。办案人员走访了购机农户,取得了涉案人员利用担任基层农机站负责人的职务之便,向农民推荐购买经销商代理的补贴农机具的证据,剥掉了涉案人漂亮的外衣,显现其犯罪本质,在较短时间内一举突破了这起5件6人受贿窝案串案。比较明智的女山湖镇农机站负责人程某主动到办案点投案,如实交代了自己在担任基层农机站负责人期间,收受农机经销商贿赂的犯罪事实。案卷显示,程某在2008—2010年间,多次收受陈姓农机经销商贿赂共计2.3万元,闻风之后,他将收受的部分贿赂退还给经销商,以为这样可以掩盖犯罪事实。古沛镇农机站负责人尹某某、柳巷镇农机站负责人陈某也先后到检察机关投案自首。办案人员仅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成功侦破了农机系统8案9人的受贿窝案串案。